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诡异粑粑
    001

     父亲告诉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就去世了。

     然而我的父亲却不怎么疼我,面对我总是冰冷淡漠的样子,每次看到他的时候要么愁容满面,要么一脸的阴霾,有时候我甚至能从他看我的眼神中读出另一种情绪~厌恶。

     我甚至是有一种错觉,父亲憎恨我,似乎并不想我活在这个世界上,那是一种恨不得我死的表情。

     麻木

     冰冷

     让人绝望。

     这便是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很难想象!!

     悲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如今我己经十七岁,下个月圆之日,便是我成年之时,还有整整三十天。

     我不清楚父亲的职业,他从来不缺钱花,对于我本人在外面大手大脚的花钱更是从不过问。

     我不止一次猜测父亲财富的来源,有时候,我甚至怀疑父亲是不是在外面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心中渐渐的开始变得惴惴不安起来,即便是我和他之间真的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我也害怕他在外面走了弯路。

     会不会突然有一天,因此而万劫不复!就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孤苦世间。

     我怕,真的很怕!

     血溶于水,父亲毕竟是我的父亲。

     说起父亲,很怪,很诡异!

     父亲每次出门,必然会去紧锁的后院一趟,至少逗留半个小时才出来,而且出门前总会携带我家的大黑狗,很大一只狗,不过这只狗却不怎么理我,我也不喜欢这畜生。

     每一次父亲每次回来都是脸色苍白,身体极为虚弱的样子,就好像经历了一场大病。

     最奇怪的是,父亲在屋子一侧圈了一片很大的养鸡场,养了上千只鸡,诡异的是他却不曾卖掉一只,只不过,父亲却每天都要拿着两只活鸡去后面的老宅,然后满手鲜血的回来。风雨无阻!

     每一次看见他那沾满鲜血的双手,我的心中便惶恐不安。

     于是,我断定后面的老宅定有问题。

     说起后院,那是我的禁地,打出生以来父亲从来都不让我进去。在我的印象中,那就是一个整日挂着锁头,墙头插着碎玻璃的荒凉的老宅,我不知道它来自哪个年代,但看上去却很久远的样子。越是这样,这老宅在我的心中越是神秘起来。

     好奇心在无限的压抑下,终于爆发了!我在寻找一个机会,一个进入老宅的机会。

     这一天,父亲有些反常。

     他竟然主动进入我的房间,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就那么怔怔的看着我,许多年来,我第一次迎接父亲这样的目光,因为我在父亲的目光中竟然捕捉到一丝担忧,以及那一闪而逝的慈祥!

     父亲竟然会这样看我!!!

     我有些慌了,相比起父亲的冰冷的目光,父亲这样的表现更加让我紧张。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父亲终于开口了:

     “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

     我诧异的看了父亲一眼,轻轻的点点头嗯了一声,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知道父亲为何要跟我说这个。

     或许是看到了我的不以为然,父亲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

     “这一次需要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很长,你一个人……”顿了顿,他继续说道:

     “再有一个月你就成年了,有些事情也可以自己去承担了,万一……”

     “你是不是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我大声的打断了父亲的话,从他的话中我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安。

     我的话不仅让父亲微微一愣,似乎在差异我说出这话!破天荒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是的,他笑了。

     我也愣住了,这么多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微笑。

     接下来父亲做了一个让我更加惊讶的动作,他缓缓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边,老蒲扇一般的大手轻轻地落在了我的头上,温柔的摩挲着。

     我被父亲的动作惊呆了,身体过电似的微微一怔呆呆的愣在了原地,以至于父亲是什么时候离开我的房间我都不知道。

     来到堂屋的时候,父亲正在泡茶,我刚准备开口说话,院子里突然进来一个人,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径直地走进了堂屋。

     “来了。”父亲淡淡的说道。

     “来了。”

     老人朝父亲微微颔首,看了我一眼,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父亲用紫砂壶给老人斟了一杯茶,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

     “就你一个人来吗?其他人呢?”

     “砰”

     老人闻言突然狠狠一拍椅梆,我能看出她脸上的愤怒,那是义愤填膺。

     “说起来就有气,这帮龟孙子,平日里你对他们不薄,用得着他们的时候就跟个缩头乌龟一样,那边的人一发话,全他妈退缩了,一群孬种!”

     老人脾气十分火爆,一说起这话顿时火冒三丈。

     父亲摆了摆手,语气淡然的说道:

     “这也怪不得他们,那边现在实力远超我们这边,加上后继有人,他们又非本家不来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我们这边衰落恐怕是迟早的事情了,就怕……咳咳……”

     父亲说着突然手捂着嘴巴剧烈的咳嗽起来,浑身都在颤抖不停,我心中没有来的一阵心疼。

     “你没事吧?”老人担忧的问道。

     过了一会父亲才算平息,微微摇头道:

     “我没事,老毛病,不算什么,准备一下吃过饭我们就出发吧。”

     “你真的准备让我们这样默默下去吗,如果我们这一次行动成功的话或许还有机会…”

     老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目光有意无意的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两遍。

     父亲微微皱起了眉头,挥了挥手,打断了老人的话。

     午饭是父亲做的,很丰盛,破天荒的父亲今天没少给我夹菜,一旁的老人却不断的摇头微叹。

     隐隐约约间,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起来。

     乘着洗碗的功夫,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堂屋外面,竖起耳朵偷听起来,就听那老人说道:

     “这一次的镖金真的是那东西吗?会不会是骗镖?早知道那东西可是传说中的东西。”

     话音刚落,父亲的冰冷声音传来:

     “他们敢,否则我杀尽幽州,让这群怪物身死道消。”

     父亲的声音就像寒冰,我站在外面都觉得浑身一冷。

     父亲顿了一下,思考片刻说:

     “老夏,通镖危险,幽门大开,有可能有去无回,你真的确定和我一起去吗?”

     老夏说了一些什么我没有再听到,因为我的心中却因为父亲的话泛起了惊涛骇浪。

     “押镖!幽门?……这…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小白,字里行间我听出了玄机。

     他们是在押镖,也就是说,他们是镖师。

     可是,如今的世界真的还存在这种职业吗?

     下午五点,父亲准备再次出门,破天荒的,特意将我叫到身前,我能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深深的担忧,他是在为我忧心吗?

     “我儿,多年来,父亲不曾管你,但是今天父亲交代你一件事情,你必须照做”

     父亲表情严肃,我不由得一愣,印象中父亲第一次这样对我,今天的父亲真的太反常了,我隐隐觉得在父亲的身上,或许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父亲见我表情,非但没有放缓语气,反而更加严肃的接着道:

     “以往我在家中看着无事发生,今日又是月圆,而我有事必须外出,记住,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咱们家大院。”

     看着父亲严厉的样子,我朦胧的点了点头。

     父亲再三交代以后,便没有多作停留,背着一个包裹,便和老夏一起离开了。

     整个下午,我的心中都无法宁静呆呆地坐在院子的大树下发愣,脑海里面不断盘旋着父亲以及老夏的对话。

     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天地间不知何时刮起了阵阵狂风。

     我站在院子中,任由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

     我沉默着,心中不断的做着斗争。

     夜,漆黑如墨。

     终于,我心中一狠,做了一个改变我一身的决定,我要进入这荒凉的老宅子。

     这念头一起便挥之不去,却将父亲的交代完完全全地抛在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