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御牛人
    我家偏僻,独居与野外,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与外连接,两边皆是矮树荆棘,在狂乱的夜风之中摇摆挣扎,呼声大作如群魔乱舞。

     风声疾,我心忐忑!

     我拿着手电筒,一步步向着老宅走去,步履坚定。

     很快,我来到老宅子前,刚准备拿出撬棍,却发现大门竟然没有锁!

     有些差异。

     我也没有多想,以为肯定是父亲忘记了,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伸手推开了大门,顿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这让我的心头不禁微微一紧。

     院子的面积很大,我一眼便看到有什么东西躺在老院落中间,连忙用手电筒一照,这才发现是一口巨大漆黑的棺材。

     只不过,这棺材之上有80%的地方被鲜血所浸透,呈现一种黑红色,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就是从棺材上面发出来的。

     惊讶的是,棺材的四角连接着四根粗大的铁链,分别延伸到院子的四个墙角,死死的扎根在水泥墩子中。

     说实话,大半夜里看见这样的景象,我心里是有些害怕的,正常人遇见这样的情况多半会和我一样。

     但是,我的脚步还是坚定不移地向着棺材走去,我倒要看看棺材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

     夜,漆黑不见五指,唯独手电筒发出直线的光芒。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夜空中有什么东西注视着我。

     终于,我的脚步在棺材的边缘停了下来,盯着漆黑的棺材盖,我心中挣扎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开棺。

     此时此刻,我的手心里面全是汗水,一颗心腾腾的跳个不停!

     我感觉自己拿着撬棍的手无比沉重,所幸棺材盖子没有封死,我还是很轻易的将其打开一道缝隙,顿时,更加浓郁的血腥味道从里面传了出来。

     “嘎嘣”

     一声沉闷的响声过后,棺材盖被我撬开了大半,我目光落在了棺材里面,终于,我的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下一刻,我整个人就懵了!

     棺材里面躺着一具女人,不,准确说是一具女尸,只不过这女尸却像是活的一样,除了皮肤苍白的吓人之外,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让我蒙逼的并非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些女人的面貌竟然和我有着惊人的相似,。

     像,真的太像了,就好像是双胞胎一样。

     女人闭着眼,双手合拢放在小腹之上,面容平静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看到这女人微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没由来的狠狠一疼,就好像被人用刀子轻轻的刮过一样。

     我心中突然泛起一丝奇妙的感觉,这女人一定和我有着莫名的关系。

     向前一步,我的身体紧紧的挨着棺材,弯下腰,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缓缓的摸像女子的脸颊。

     女子很美,太美了!而这种美带给我的只有无比的亲切感。

     就在我的手即将接触到女子面部皮肤的时候,一道诡异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声。

     “哒哒……”

     这声音我很熟悉,是蹄声。一

     深夜之中,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猛然转身,手电筒的光芒对着声源照射过去,下一刻我就看清楚了门外的东西。

     大门外面一道巨大的黑影缓缓走来,正如我听见的那样,这黑影竟然是一头牛,一头水牛。只不过这水牛的体型有些惊人,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

     普通的水牛身高也就大半人高,而眼前的这头水牛明显的已经超越这个常规,身高达到惊人近乎两米高,体型巨大到像一座小山一样。

     这都不算什么,真正让人感到震撼的时那对巨大牛角,并非圆形,而是像刺刀一样笔直的伸向前方,一米多长给人一种震撼的锋芒。

     巨大的体型带来的就是惊人的压迫感,它就那样一步步的像着院子走来,一双牛眼在手电筒的照射之下闪烁着幽光,双眼正死死的盯着我。

     面对这巨大的水牛,我心中害怕,想要挪动脚步,感觉自己的双脚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起来。

     此情此景,夜如泼墨,风似鬼哭,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头凶悍的水牛,对我目露凶光,说不出的诡异。

     我害怕了!

     关键是,今天就我一个人在家。

     “哒哒”

     水牛在大门口停住了脚步,粗大的鼻孔里面喷出一股子浊气,被风一送,距离老远我都能闻到一股子腥臊之气。

     我心中骇然,害怕这野牛的攻击,盘算着躲避周旋之法,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诗声打破了狂风呼啸的夜空?

     “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横吹隔陇闻。

     “多少时代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

     随着诗声飘扬,一道矮小的身影缓缓的从水牛后面黑夜中浮现出来。

     此人身材瘦小貌不惊人,卷着裤腿赤着脚,活脱脱的庄稼汉,脸皮干枯,目色低垂,手中拿着一根碧绿色的翠笛,头上带着草帽,一步步的向着院子走来,口中继续道:

     “昨夜星辰昨夜风,朱门六姓皆不同,卧薪埋名十数栽,可笑一切已成空”

     说话间,庄稼汉直接掠过水牛,走到院中,那水牛兀自跟了上来。

     “石笑天呀石笑天,你机关算尽棋差一着,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找上门来。”

     庄稼汉一脸的悠然自得,缓缓停在我面前三米之外,微笑着打量着我。

     “你叫石小龙?”

     我警惕的庄稼汉一眼,从他刚才的话中,我已经有了猜测此人一定和我父亲有过节,因为他口中的石笑天就是我的父亲,定了定心神我沉声问道:

     “你是谁?为何来我家中?”

     庄稼汉就像没有听见我的话一样,目光落在了我身后的棺材上,随后又落在我的身上,嘴角裂开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看来消息不假,你父亲果然不在,天助我也,你这娃娃处变不惊,倒是有些你父昔日风采,将来说不定能成大事,只可惜,……”

     顿了一下,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狞笑:

     “石笑天不在,我不能留你,你们石家、完了!”

     003

     听这话我心中顿时一惊,转身就跑,想躲进老宅的房子之内,这样水牛冲不进来,我也能与这庄稼汉周旋一二,如今我也是壮小伙子,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子,大小锻炼加上经常打架,我自然不会怕他。

     “嘿嘿…你走不掉的。”

     庄稼汉冷笑一声,鬼魅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伸手就恰住了我的脖子,直接将我提了起来。

     “我说过,你跑不了。”

     庄稼汉悠然说道,随手一扔,我就像是布娃娃一样被丢到院子角落,落地时撞在地面浑身疼痛欲死。

     “牛儿,踩断他的四肢。”庄稼汉看都没看我一眼,一边说话,一边向着棺材走去。

     说来也怪,这水牛就好像能听懂人话一样,在庄稼汉的话音刚落之时便哞的一声,蹄子刨地面,然后极速的像我走了过来,我躺在地上,甚至能感觉到它每一步落下,地面都在轻微的颤动。

     此时此刻我害怕至极,也绝望至极,眼睁睁嗯看着水牛走到我的面前却动弹不得,刚才那一下摔得我一时半刻缓不过来。

     水牛抬起蹄子,那比碗口还要大上很多的蹄子狠狠的像着我大腿就踩了下来。

     一时间我吓得亡魂皆冒,巨大的危机感刺激之下,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生生的向着旁边一滚,躲开了水牛的践踏。

     “砰”

     一声闷响,伴随着砖头被踩裂的声音,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水牛能将地面给踩裂了,自己若真的被这一脚踩实在了,这条腿恐怕是保不住了,骨头粉碎都是轻的。

     水牛一脚踩空似乎恼怒起来,巨大的蹄子接连不断的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