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DOAE"><font id="RWZATJQPXM"><ol id="P3dwn2Tp"><small id="WpvgnGxNct"><track id="916732"></track></small></ol></font></cite><rp id="brdxfpz"></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镜花水月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二节镜花水月

         有些疲劳的叶莉坐在公园前的长石板椅子上思考着以后该何去何从。

         她刚才去了趟汽车站,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上不了汽车,自然也就回不了家。

         『想必火车站也一样吧!』

         她也想过慢慢飘回去,可是她不认识回家的路。

         “妹妹,你怎么在这里?”正当叶莉再次陷入回忆时,突然一道意外又欢喜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叶莉心中一颤,飞快转头望看去,只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双十年华的男子出现在她眼帘。他西服笔挺,皮鞋锃亮,胸前的领带随风微微飘动。

         『哥哥?』女孩心中瞬间被惊喜填满。

         “大哥……”叶莉好想突然扑进他怀里哭诉一番,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鬼魂,和哥哥生死有别。万一她触碰不到哥哥,肯定会吓坏他。叶莉内心苦笑,只得努力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朝那青年说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叶海塘闻言笑而不语,坐到叶莉身边:“妹妹,你还没告诉哥哥为何你会独自坐在这里呢!你不是应该在医院里吗?”说完他往四周探寻了一番。

         “我这几天病情有了好转,不想一直躺在床上,所以央求医生让我晚上出来走动一下。”叶莉知道自己的借口满是漏洞,生怕哥哥有所察觉。

         好在叶海塘或许是正处于兄妹偶遇的喜悦之中,他并没有识破叶莉善意的谎言。

         “大哥,你昨天不是还打电话说今天要开长途车送货吗,怎么有时间来看我?”叶莉对男子做了个鬼脸,淘气地问道。

         “啊!这个嘛,我昨天没告诉你送货的目的地其实就是湘南市,我想给你个惊喜!”叶海塘故作神秘地说道。

         他忽然忍不住想捏捏叶莉的脸,被女孩巧妙地躲了过去:“讨厌,从家里到湘南市算什么长途货运嘛!”

         “呵呵~我不是想让你惊讶一下么?现在开心吗?”叶海塘洋洋得意,他接着说道:“想哥哥我是多了解你这机灵鬼妹妹啊,如果我说会到湘南市跑一趟短途运输,你还不早就猜到我会来探望你!”

         “不管怎么说我很开心!”叶莉虽然感觉今晚哥哥的表现有些奇怪,但她依旧欢欣雀跃,“你上次回家前说过这趟过来要带家里的海棠花给我的,花呢?”

         “海棠花?”叶海塘愣了一下,然后窘迫地张着嘴,“对不起,我忘记摘了。”

         “哼!不理你了。”叶莉故作生气地把脑袋撇到一边,用手飞快抹掉眼角的泪水,其实她也知道哥哥和爸爸一样,每天忙着赚钱给自己治疗不可能康复的疾病,忘记让父亲给她雕刻海棠花这种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妹妹,你看这样要的么?现在正好是海棠花开放的季节,公园里的路灯也还算明亮,哥哥现在陪你去看海棠花好吗?”

         “好啊!”叶莉回过头时已经满面笑容,“大哥你走前面,我跟着你走,不许回头看我!”她怕哥哥发现她没有影子。

         “你这淘气鬼!”叶海塘爽快地答应了要求,率先信步往公园内走去,果然没有回头。叶莉放下心来,也跟着飘在后面。

         两人很快在离大门不远处找到了海棠花,那些花朵红艳艳的,一串一串地挂在枝头,好象一串串糖葫芦。叶莉看得入了迷,下意识地想要像以往一样抚摸花朵,却似乎猛然间醒悟了什么。她惺惺地收回手臂,任由花丛间的夜风拂过她的手心。

         “大哥,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有些怕。”叶莉猝然对旁边的叶海塘说道。

         听到这话叶海塘尖声笑道:“嘿嘿嘿~妹妹别怕,四周没人我才好下手采花呀!”

         见叶莉投来疑惑的神色,他连忙解释道:“我是说没人在旁边我正好摘两朵帮你戴在发间。”

         “不要,摘了会死掉的,那就不好看了。”叶莉声音渐渐变淡。

         “那就不摘!”叶海塘从善如流,他又讨好叶莉:“妹妹,那边的樱花开得真漂亮,你陪我去看樱花好吗?”说着他指着公园更深处的一片茂密樱花林。

         “嗯。”叶莉沉默下来,她记得叶海塘曾经说过他不喜欢樱花,因为樱花表示丑陋的美丽。

         过了片刻,叶莉重新向叶海塘漏出妩媚的笑容:“好哥哥你先过去,我刚才看到那中间有几朵很漂亮的花骨朵,想绕过去摘下来。”

         “我和你一起去多摘几束。”叶海塘自告奋勇。

         “不好不好。”叶莉甜甜地说道,“你总是笨手笨脚的,要是把花儿弄坏了怎么办?”接着撒娇道:“你先自个儿去欣赏樱花嘛,我采好海棠花马上过去找你。”

         见叶海塘依旧有些犹豫,叶莉嘟着小嘴:“哼~你要不依我,我可要生气啦!”

         “那就听你的。”叶海塘一步三回头地往樱花林走去:“妹妹你要快点过来啊!”

         叶莉绕到一颗茂盛的海棠树后,嘴里发出清脆的笑声,手上却是随意摘着枝条上的花朵。待她瞥见叶海塘的身影隐入樱花林后,扔掉花瓣便向进公园的方向快速飘去。

         眼见大门在即,叶莉心中升起淡淡喜悦。不料正在此时,叶海塘从出口侧面斜刺着冲出来档在门前,低沉地问道:“妹妹你这是要去哪?”

         叶莉顿时吓得停在原地。她心中灵光一闪,立即露出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呼道:“哥哥,你怎么现在才来!”她从眼角挤出几滴眼泪,“刚才我遇到两个变态了!”

         “怎么回事?”叶海塘原本有些阴沉的面容漏出几分疑惑。

         “刚才你离开后,我碰到一个胖和尚和一个麻衣道士,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想把我抓走!”叶莉半真半假地说道。

         叶海塘闻言面色顿时有些紧张,他环视了一圈四周,并没有发现叶莉描述的那两个人。片刻后他呼了口气,柔声说道:“妹妹别怕,如果让我看到他们,一定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嗯!”叶莉露出笑脸,俏皮地拍着马屁:“我哥哥最厉害了,只要在你身边,我谁都不怕!”接着她不等叶海塘开口,又马上说道:“哥哥,我们去看樱花吧!”

         叶海塘终于露出笑容:“好,我们一起去看樱花!”

         叶莉再次耍性子:“你走前面,我在你后面。哥哥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跟着你走。”

         叶海塘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回想,片刻后他回过神来:“好,但你不许再走丢哦!”

         不久后,两人步入了樱花林。

         叶莉看到树枝上的樱花一丛丛,一簇簇,有大有小,有歪有斜,有浓有淡,妖娆百态。

         开得密的树,仅仅一条树枝上,就有几十朵樱花,而每一朵樱花,又有着各自的姿态:有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如同中间隐藏了一只可怖的小魔鬼;也有“犹抱琵琶半遮面”,像女妖精似的,只开了两三瓣小花;更有全部绽开的大樱花,对叶莉露出狰狞的面孔。一颗颗珍珠似的晨露在花瓣上闪闪发光,犹如一滴滴鲜血洒满林间。

         叶莉跟着叶海塘静静地走在清冷的林间小路上,她全力压下心中的恐惧和不安,打破宁静:“哥哥,我想休息会儿。”说完她便找了棵微微有些弯曲的树干靠在上边。

         “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前面的樱花更漂亮!”叶海塘似乎有些猴急,不乐意地催促。

         “我走累了,就等一小会儿。”叶莉口中说道,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危机。

         忽然她灵机一动:“哥哥,我记得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樱花林,大风一吹,美丽的花瓣漫天飞舞,好漂亮呢!”停顿了片刻,她期盼地看着叶海塘:“我好想也亲身体验一次,可惜现在风这么小。”

         “这有什么难的!”叶海塘只想快点应付好叶莉,他快速走到两棵临近的大树下,双手各撑住一条主干,费力摇了摇。两棵树居然在他的暴力下哗哗作响。

         树上的樱花也如霏雪般,婉转而下,黛粉的花瓣飘散在整片天空,如彩色的蝶儿一样,在灯光下翩翩起舞。

         『力气这么大?』叶莉有些吃惊,『速度也很快,看样子只能智取。』

         “哇~原来樱花这么香!”叶莉在飘洒的粉红花瓣中转着圈,“哥哥,你帮我到树上多搜集些嫩花瓣好不好?我想带回去做香水。”

         “我们到前面去搜集怎么样?反正都是一样的。”叶海塘隐隐有些不耐烦。

         “哥哥~好哥哥~你就听我一回嘛!”叶莉蹲在地上耍起无赖。

         “好,就这最后一回!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找花。”叶海塘终究有所顾忌,选择哄好叶莉。

         这次叶海塘刚刚走进树林不久,叶莉就伺机飞快地向大门飞去。

         然而历史再次重演,就在叶莉即将飘出公园时,叶海塘追了上来。

         “你想逃跑?”叶海塘阴沉沉地质疑道。

         “我,我刚才趁你采花时四处闲逛,没想到迷路了……”叶莉一边说话一边缓缓往公园外退去。

         “你是看出我的破绽了吧?”叶海塘打断叶莉继续编造借口的想法,他十指长出锋利的鹰爪,步步紧逼。

         叶莉见对方越来越近,她已经无处可逃。遂心生悲切,但又不甘就此放弃,叶莉便朝公园外大声喊道:

         “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