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DOAE"><font id="RWZATJQPXM"><ol id="P3dwn2Tp"><small id="WpvgnGxNct"><track id="916732"></track></small></ol></font></cite><rp id="brdxfpz"></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螳螂捕蝉
        妖武扬威第三节螳螂捕蝉

         雄壮的饭店老板从胡立阳手中接过差点摔碎的瓷碗,淡定地走进厨房,之后坐在收银台一直瞧着项建军和胡立阳这桌顾客。

         店内其他的食客见龙虾呕吐事件安然平息,亦纷纷称赞老板会做生意。

         “我不想吃了。”项建军对正给自己递龙虾的女孩摇了摇手。他吃了好几年小龙虾,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虾黄在虾子头部,可怜自己闹了个大笑话。

         项建军现在实在没有一点胃口。

         胡立阳见此正中下怀,又笑眯眯的独自“品尝”起来。

         “你好像很喜欢吃小龙虾?”男子见女孩吃得很开心,便随意的与她聊天。

         “是啊,小时候在山里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其实我不仅仅喜欢吃小龙虾,所有河里、海里的甲壳类动物我都喜欢吃!”胡立阳嚼着虾肉,口齿含糊地说道。

         “哦?你也是从山里走出来的?”项建军就是从贫困的山区通过高考跳出来的龙门锦鲤,后来大学毕业,又考上公安系统调到了丁水派出所。

         “是啊,我都好久没回去过了。”

         『不知道远在青丘国的父母还好么,是否有想念在外漂泊的儿子?也不知道那群狐友们现在有没有在采摘山前那片银杏林的果子?』想着想着胡立阳的眼神变得有些深沉而忧伤。

         “有时间你还是回去住几天,和父母、亲戚聊聊天也好。”项建军安慰着变得有些伤感的女孩。

         哪知道胡立阳一点也不领情,只见他“哼”了一声,拾起一条龙虾,费力拧掉头部,抓住虾尾连壳带肉嘎吱嘎吱全部嚼碎吞掉,唬得英俊的警察都不敢再继续说话。

         胡立阳咬牙切齿地嚼完第三盘小龙虾,他嘴里发出的“咯吱”声早就让周围的众人牙齿酸倒一片。

         吃完后他从包里取出一面湿巾擦干净双手,又递给警察一张,便起身回家。

         当他走了五六步,忽然停住,回身认真对项建军说道:“今晚你请我吃了一顿有意义的夜宵,以后我会罩着你的。”然后便直接离去,今夜他还有事要做。

         “奇怪的女孩。”见少女离去,项建军也起身买单,然后向隔壁的超市走去。他还要去买些面包,今晚的宵夜他自始至终只吃了半个虾子头。

         “危险的妖怪!”崔记馆的老板不停地用食指敲击着收银台,轻轻地自言自语。

         ……

         ********************

         ……

         半夜两点,一道虚影闪出湘南一号馆紧锁的小区大门。虚影朝四周张望了一下,便顺着公路朝城市更南边极速而去。

         “三师兄,那妖怪出来了!”还未歇业的丁凤崔记馆内,躲着守候的郑怀仁喜出望外地对厨房内的壮汉老板喊道。

         “嗯。”老板快速把手中的面团揉好,招呼还没睡觉的高瘦助手把它添上馅做成包子。“我晚上让崔伯忠在那妖物的食物中参入了追踪剂,你等会按照我们师门的特殊法门追踪标记就可以了。”

         “师兄你不去么?”郑怀仁有些意外地问道,他刚来湘南市不久,以前在师门做事时,一般都是两人一组的。

         “不了,我还有很多包子要做。”壮汉答道,“我上半夜特意让掌门捎来你以前做的符纸,你把它们带上。”说着从衣袖中抽出一个很大的布袋递给郑怀仁。

         郑怀仁接过布袋捏了个手诀才将布袋收入自己袖内,他对“袖里乾坤”这个法术的应用还没熟练到信手拈来的程度。他有些踌躇地问道:“如果我对付不了怎么办?”

         “你尽量别和它发生冲突,先摸清底细再说。”老板叮嘱道,“就算发生冲突,你也别下死手。我观察了近一年时间,他本性应该不恶,但实力很强。你万事留些余地,它还不至于杀了你。”

         “行!”郑怀仁答应一句从袖中祭出桃木剑,捏出剑诀就准备御剑飞行。

         没想到他刚跳到剑上,就被师兄一巴掌拍了下来:“在城里到处乱飞,你以为满街的摄像头都是摆设?”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跑着去追吧?”郑怀仁苦着脸。

         “你等会儿。”老板从衣服前的大口袋里拿出手机播了个号码:“喂,是老六吗……问你老公现在出车他去不去……丁凤崔记馆,他知道地方……再见!”

         过了没多久,一辆牌号为“湘Q·TX110”的破旧出租车停在店门口的马路上。

         刘老六从车上走下来,脸上带着便秘的神色:“崔三雄!你三更半夜打电话给我干嘛?害得我又被那婆娘赶了出来。”

         饭店老板像是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他忙给刘老六点了根“湘土人情”香烟:“老六啊,我这师弟初来乍到,你今晚载着他去追踪一头妖兽吧!”

         刘老六嘴里的香烟吸了一口就掉在地上,他转身便走:“没时间,我回去睡觉了。”

         “两倍车费!”崔三雄喊道。

         刘老六停下犹豫了一下,继续朝出租车走去。

         “三倍!不能再高了。”崔三雄也微微有些肉疼,要不是这湘南大学里面还有一只不知藏身何处的恶灵,他更愿意自己带着郑怀仁去转一圈。

         “走吧!”刘老六已经坐到驾驶位,他放下窗户拍拍车门对郑怀仁叫道,“记得啊,三倍车费!”

         ……

         ********************

         ……

         胡立阳哼着他独创的《妖怪入世》小曲,沿着留在被抢书包上的气味一路游荡,最终到达了城北一处极其隐秘的地下夜总会。

         他摇身一变成为性感活泼的胡黎莉,同时在自己身上施放了一个幻术。这样他在普通人类眼里就是一个穿着红艳连衣裙,体态妖娆的美女。哪怕胡立阳和人类直接肢体接触,对方也感觉不出他身上穿的其实是简单的男士休闲服而不是红色连衣裙。

         ……

         夜总会的某个豪华包间内,一群头发五颜六色的年轻人围着一个西装男不停地拍马屁。

         “龙涛哥你怎么发的财?”一个红发混混羡慕地问道。

         “你马尿喝多了吧?”一个绿毛鸡冠头笑道:“刚刚龙帮主才说了,这些钱是他从湘南大学一个女生身上捡的!”

         “别乱说话!我是副帮主,不是帮主。”西装男已经喝得晕晕乎乎,他满脸笑容、口齿不清地说道。

         “来来来,大伙一起来祝我们龙涛大哥今后财源滚滚,事业更进一步!”刚才说话的绿毛招呼众人一起敬酒。

         又喝完一杯,龙涛感觉酒精刺激得胃有些不舒服,想去厕所吐掉一些。但由于拉不下面子,所以说道:“你们大伙接着喝,在自己的场子里不要客气,今晚消费全算我的。我突然有点事,去去就来。”

         说完他一步三摇地走向厕所,半途发现一个红裙美女故意挡着他的道。他皱着眉头,以为是夜总会的歌舞女,遂斥道:“你不去上班,在这干嘛呢?”

         “人家迷路了,找不到厕所在哪!”胡立阳装作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说道,他的心里已经笑翻了天。

         龙涛打了个酒嗝,仔细瞧了瞧眼前的美女,发现确实对这个女子没印象。

         他是湘南市城北“镰刀帮”的副帮主,专门负责管理各个夜店、酒吧等娱乐场所。其本人常驻“天上人间”,也就是他们现在所处的这家夜总会。

         “厕所在那边!”龙涛有些不耐烦地指了指方向,『现在的女人尽是些花瓶,屁大点的房子连个拉屎的地方都找不到!』

         胡立阳本来想以外貌把此人勾引出夜总会,没想到这家伙倒也不是个色迷心窍的人。

         “我有些怕,你能带我过去吗?”胡立阳一副娇柔无力的模样。

         龙涛听了本来很恼火,但转念想到毕竟是店里的顾客,况且他自己也要去男厕,便扒开女子,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跟我来吧!”

         两人很快到达卫生间,胡立阳悄悄分辨后率先走向男厕。

         “喂,你……”龙涛由于酒精作用反应有些迟钝。

         “哎呀!”见厕所里没有人,胡立阳故意扑倒在地,“我摔跤了,快来扶我一下。”

         “女人真是麻烦!”龙涛火冒三丈,如果是平时,他肯定会发觉情况不对。但此刻他没能想那么多,只是怒气冲冲地走进男厕。他身后的厕所门“乓”地应声而关。

         ……

         ********************

         ……

         “老六哥,你说我们会不会被那妖怪耍了?”郑怀仁看着四周乱石丛生的荒山,有些疑惑地问正在开车的刘老六。

         “我怎么知道,是你自己要往这边走的。”刘老六无所谓地说道,他是司机,又不是侦探。

         “可我师兄说你是神民啊!怎么连个妖怪也找不到?”郑怀仁倒不是责怪刘老六,而是觉得他的种族比自己这个人类在寻妖方面更占优势。

         “你还是道士呢!”刘老六反驳道,他思考了一会,接着讲:“根据我几十年来的开出租经历,妖怪捕食时一般都喜欢先往人多的地方钻。等到选定目标之后,就会在偏僻的地方下手。”

         “标记物显示那妖怪是往这边过去。这么说它已经选好目标准备下手了?”郑怀仁有些凝重地推测。

         “不一定,我倒是知道这附近有一处人多的地方,如果那妖怪是在找目标,想必会去那里。”刘老六将车驶入一条更加偏僻的小路。

         “天上人间?”郑怀仁看着一个巨大窑洞上的鎏金牌匾逐字读道。追踪剂显示那神秘妖怪的确才刚刚进入到洞里面,“这里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