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DOAE"><font id="RWZATJQPXM"><ol id="P3dwn2Tp"><small id="WpvgnGxNct"><track id="916732"></track></small></ol></font></cite><rp id="brdxfpz"></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一触即发
        妖武扬威第五节一触即发

         槐树林中的召唤阵第三次亮起天蓝色光芒时,胡立阳脸上满是惊异,『咦~青丘国有同乡来湘南市了?』

         也无怪乎胡立阳感到惊异,虽然青丘国在人间颇有名气,也生活着诸如九尾狐、白泽、地狼、罔象、灌灌、赤需和神民等种族,但那里毕竟是个小世界,远不及人间界如此辽阔和繁华。而且青丘国的居民都十分恋旧,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故乡。当然,胡立阳是个例外。

         正当胡立阳在猜测连通的妖怪会是什么种族时,他的身前忽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荧光光圈。『你妹啊,这个时候有妖怪找我?』

         他犹豫了会还是点击了光圈,等待对面的人说话。可是等了半分钟,却只听到里面传来细微的风声。『没人?不会是出事了吧?』

         胡立阳想了想,他找帮手渡劫这事,不急着一时半会,而且法阵布在这偏僻的槐树林中,大晚上的也不会被普通人发现。所以他决定穿过去一看究竟。

         『如果让我看见有道士或者和尚欺负妖怪,我非好好展示下妖怪的强大武力!』胡立阳还记得上次锄强扶弱的爽快经历,他自我陶醉着,接通了光圈开始传送。

         一阵轻微晃动,胡立阳的身影消失在光圈里,然后……随着一股强大的妖气波动,胡立阳出现在他自己布置的召唤阵中。

         『咦~这里是……』胡立阳稍稍打量了一下四周。

         “我真傻,真的。”他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我单知道这召唤阵会搜索很厉害的妖怪,并能传送过来;我没想到还可以连接自己。到底是哪个白痴创造的这种阵法……”

         装逼不成反被坑,胡立阳肉疼地看着法阵各节点处被损耗了一大半的材料,他的心在滴血。

         『最后一次,这次我要尽力沟通最大范围内的妖怪,然后说服他帮忙。否则这次天劫我又要悲剧。』胡立阳决心放手一搏,反正只要能顺利通过这次小天劫,那么下次就要到二十年后去了,那时他的暗伤也早已痊愈。

         魔法阵中的荧光越来越盛,忽然变成白中混青的柔光。『两种光芒!什么妖怪?』胡立阳有些吃惊,他使用这种召唤阵也有十几次了,但同时出现两种光还是头一遭。

         “哈呼~”一声刚刚睡醒的哈欠后,一道柔和的女音传来:“请问你是哪位?”

         『母的?』胡立阳更是惊讶,因为妖怪界的女妖大多数是依附雄性妖怪生存,也有性格孤僻独居的,但实力强大的肯定是凤毛麟角。况且他刚才忘了屏蔽自己的气息,也就是说对方的妖力比他更强。

         “长者你好!我是青丘国九尾狐后裔。”由于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而妖怪又很难从声音判断年龄,所以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对方当老太婆对待。“不巧扰了你清梦,只是小妖确实有事相求。”

         “凭什么让我爹帮你!你们狐狸都不是好东西!”一阵令胡立阳感到很厌恶的童音从法阵里响起。

         “乖~青宝听话,别乱碰。诶!”女声忽然有些急切,似乎那边那个叫“青宝”的妖怪碰到了什么东西。

         正在此时,胡立阳摆好的召唤阵中亮起青绿的光辉。然后闪烁几次后,召唤阵中什么妖怪都没看到。

         『天生就隐形的妖怪?』胡立阳摸着下巴思索,这种妖怪他以前在青丘国遇到过。

         “死狐狸,你想害我?爹,爹~我被卡在里面了!呜呜~”童音有些心急如焚。

         原来并不是妖怪会隐身,而是法阵各节点的材料已经全部消耗殆尽,变成了一搓搓飞灰,阵法的能量不够了。

         胡立阳也有些傻眼,他可从来没遇到过召唤帮手被卡在传送阵中间的情况。只记得听别人说起过,被卡住的对象,要么凭自身超强能力强行破开裂缝穿出去,要么就等法阵残余的能量耗尽被狠狠地随机吐到某个地方。

         胡立阳看着法阵亮一会暗一会,感到徒手无措、纠结不已。让他重新补充召唤阵能量,他是打死也拿不出那些材料了,但就这么离开肯定会得罪人。只好站在一旁,等待着那被卡住的幼妖最终到底是冲出魔法阵还是被吐到九霄云外。『但愿是个会飞的,不然摔死了我可没法跟那个大妖解释。』

         “大胆妖孽,交出人质,饶你不死!”正当胡立阳坐在地上,等得昏昏欲睡时,在他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暴喝。

         ……

         ********************

         ……

         刘老六见郑怀仁垂头丧气地从夜总会内走出来,对结果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但他还是问道:“找到那妖怪没?”

         “找到了。”郑怀仁苦笑一声,“又让他抓着猎物跑了。”

         “不是吧?你敌不过他?”刘老六露出疑惑的表情,他并不知道郑怀仁追的是什么妖怪。只是据他了解,崔三雄所属门派的道士都有两把刷子,而湘南市虽然妖怪不少,但为非作歹的厉害妖怪基本没有,毕竟市里有一只大有来头的狴犴。

         “我没和他打。我本来想守在门口,准备等他出了夜总会再动手,结果那妖怪用遁地或者瞬移之类的法术跑掉了。”郑怀仁无可奈何地解释。

         “回去呗,下次有机会再跟踪一次。”刘老六站着说话不腰疼,他只是急着回家睡觉,完全没考虑这种机会很难再有一次。

         “走吧。”虽然心有不甘,但郑怀仁也确实没法继续追踪妖怪,只好上车回崔记馆。

         然而正当出租车驶出不久,突然两人感觉到西南方向传来一股庞大的妖气波动。

         “我的亲娘呐,是大妖怪!。”刘老六被吓了一跳,连忙踩紧油门。

         “停,停下!”郑怀仁感觉到这股妖气和刚才追踪的神秘妖怪的气息完全一样,连忙让刘老六停车。

         “你想干嘛,去送死么?”刘老六并没有理睬郑怀仁,以卵击石这种事只有二愣子才会干。

         “停车!”郑怀仁去抢方向盘,高声道:“往妖气过来的方向开。”

         “你没发烧吧,你想找这只妖怪的麻烦?”刘老六挥手拍开郑怀仁,把车停在马路边,“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凑上去送菜。”

         郑怀仁见刘老六执意不去,便气愤地下车,徒步往黑暗的夜色中跑去,而刘老六果然真的开车走了。

         郑怀仁见四周无人,便在夜色中越跑越快,渐渐地速度达到了极致,远远望去仿佛一只猎豹在黑暗中掠过,迅捷而灵活。

         终于,他看到了一片茂密的槐树林。此时整片树林笼罩在一层缭绕的雾气中,不断散发着磅礴的妖气。

         『很可能是那只妖怪在里面发动某种至邪法阵,必须阻止他!』郑怀仁心急如焚,也顾不得他是否有能力对抗,只从衣袖中取出一枚传信纸鸽,发送回饭店寻求支援,便小心翼翼地往林子中间探去。

         林子很暗,又弥漫着一股浓雾,能见度不足二十米。郑怀仁感觉心理压力很大,他深知此次他将对付的妖怪厉害非常,只要他稍有疏忽就可能命丧当场。

         郑怀仁亦步亦趋,手上的寻妖八卦盘在不停地颤动着发出“叮当”的轻响。

         他背上开始流出汗水,现在郑怀仁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莽撞着就冲进树林。他感觉那妖怪可能随时随地撕破迷雾朝他扑来,然后将其变成槐树的肥料。

         然而随着郑怀仁的深入,他臆想中的袭击迟迟没有到来,四周的雾气却逐渐散开了。他稍稍放松些,继续平托着罗盘搜寻妖怪。

         夜色朦胧间,郑怀仁看到前方不远的地面上有个巨大的魔法阵,法阵中间有个青绿色蛋状光球再不断鼓动。法阵旁边有一个红裙少女正席地而坐,似乎在冥想。而女子旁边还有个昏迷在地的男人。

         郑怀仁收好八卦,从袖中祭出桃木剑拿在手上,大喝一声:“大胆妖孽,交出人质,饶你不死!”

         胡立阳正等得昏昏欲睡,猛然被突如其来的大喝扰得睡意全无。他火冒三丈地看过去,发现是他之前遇到过两次的送餐员。

         “你跟踪我?”胡立阳眯起眼睛露出威胁的眼神。事不过三,在一天之内连续遇到同一个人三次,就算他胡立阳是傻子也会起疑心。

         “何方妖孽,胆敢在此发动聚邪阵法祸害天下,还不快快俯首投降!”郑怀仁见妖怪无动于衷,再次喝道。

         『这货是白痴吧?』胡立阳抽抽鼻子打量着郑怀仁,“你别多管闲事,哪来的回哪去。咱大妖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

         “我不会让你祸害无辜的!”郑怀仁坚决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胡立阳很是不耐烦,早些时候收获巨款的好心情,已经被一连串的挫折消耗殆尽。他也懒得再费口舌,双腿蹭地一蹬地,身形飞速射向郑怀仁。既然文的说不通对方,用拳头交流就是胡立阳的一贯作风。

         然而出乎胡立阳的预料,“跟踪狂”竟然险之又险地避开了!

         “这妖怪速度好快!”郑怀仁虽然堪堪躲过了胡立阳的突然出击,但他心里也有些发怵,『近身缠斗我打不过他。』

         郑怀仁注视着胡立阳,慢慢后退,同时心里默念一段冗长的道法口诀。

         另一边,胡立阳见无故捣乱的白痴知难而退,也并没有太将郑怀仁放在心上。他转身重新观察马上就要失效的召唤阵。那个青绿色光茧好似即将挣脱裂缝,冲出法阵。

         “诛妖剑阵!嗬~”郑怀仁终于将口诀念完,运起七把淡黄色光剑刺向胡立阳,这是他现在掌握的威力最大的法术。

         光剑形成的一瞬间,胡立阳便感觉到了强烈的道术波动。他转过脑袋看着对方,胡立阳眼中冒着红芒:

         “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