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DOAE"><font id="RWZATJQPXM"><ol id="P3dwn2Tp"><small id="WpvgnGxNct"><track id="916732"></track></small></ol></font></cite><rp id="brdxfpz"></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人面妖心
        妖武扬威第一节人面妖心

         湘南大学(SouthOfXiangUniversity),简称SXU,坐落于湘南市丁水路与凤仙路之间,隶属教育部,是一所以医学、文学和前沿工程科学为特色的综合类研究型大学。湘南大学建校历史悠久,教学实力雄厚,位于全国前列。

         胡黎莉是湘南大学一名文学院大二学生,她成绩一般,也没显现出什么特长,除了上课经常迟到缺勤,没其他值得关注的地方。

         不过如果真要找胡黎莉的优点,那就是她长得有些红颜祸水。倒不是说她脸蛋多漂亮,胡黎莉的面貌属于那种过目就忘型的,但要命的是她那双如电的媚眼和魔鬼般的身材!她那双眼睛晶莹明澈,目若秋水,轻轻扫过,定力不强的男性瞧见了,身体会瞬间酥掉一半。加之胡黎莉身姿曼妙,丰韵娉婷,如果不是她大多时候独来独往,肯定能进军文学院院花之位。

         胡黎莉最近很烦恼,她这段时间不停在为即将到来的一件大事奔波,可惜一直没什么进展,随着时间的迫近,她越发急切起来。

         现在正是下午放学时分,胡黎莉背着书包刚走出湘南大学教学区校门,就听到后面有一个女生喊她:“胡黎莉,等一下我!喂~~”

         胡黎莉回身一看,果然是同学谢娅。她圆脸小耳,明目皓齿,体态微腴,和胡黎莉一般高矮,右臂吊着一个粉红的肩包,跑起来一甩一甩的。

         胡黎莉本来和谢娅同住一个四人宿舍,不过由于某些私人问题,她从今天起将一个人住在学校旁边的丁凤一号馆。

         谢娅跟上胡黎莉:“你怎么突然住到外面去了?在宿舍住不习惯吗?”

         “住宿舍还好啦。”胡黎莉觉得书包鼓鼓的搁着背有点不舒服,便脱下来提在手上:“但住外面更方便些。”

         『吃人更方便些。』她心里补充道。

         胡黎莉近一年半来几乎饿疯了!在集体宿舍吃人实在怕露馅,何况最近她为了那件大事几乎每天半夜都要外出搜集东西,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候,着实不方便继续住下去。

         正好前两天,她发现学校旁边的“湘南一号馆”十三栋有精装房卖,便买了正当中的三楼“丙”字号房。

         谢娅有些气馁,不过好朋友执意住外面,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聊起其他话题。

         到了岔路口,两人即将分别,谢娅忽然说道:“你听说吗?昨晚市里发生一起特大抢劫案,三个劫匪把整个湘南市掀了个底朝天,最后居然在我们校门口让一个实习警察给逮住了!”

         『这事我还是当事人呢!』胡黎莉心想,不过她嘴里说道:“啊,是吗?我昨晚睡着了。”

         “所以你一个人住在外面要多长点心眼,以免遇到坏人!”谢娅叮嘱道。

         『遇到坏人让我吃吗?』胡黎莉心不在焉。

         恰巧此时,两人背后骤然响起摩托车的轰鸣声,紧接着一个头戴钢盔,骑着摩托赛车的精瘦男人一手抓着车把,一手捞住胡黎莉手中的书包。

         男人抓住包扯了一下,书包在胡黎莉手上纹丝不动,摩托却有些歪斜。男人加大油门更加用力,眼看就要翻车,胡黎莉犹豫片刻,松手让他把包夺走了。摩托轰鸣着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堆匆匆围观的行人。

         谢娅呆了一会,然后紧紧握着胡黎莉双手,不停安慰:“别怕别怕,刚才吓死我了,你没受伤吧?”

         胡黎莉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被吓到。

         “你丢什么重要东西没有?”过了一会儿,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谢娅询问道。

         胡黎莉最近买了房子,她喜欢一次性付款,看房那天只缴纳定金,还差七十万房款,所以她昨天到外面捞了些“外快”才把钱凑齐,没想到却在这里被抢了。

         “只是些旧课本而已,我明天买新的。”胡黎莉答道,『倒霉,居然被人类抢了,还好没被其他妖看到。』

         『算了,反正认识这女人后,我就一直流年不利。』胡黎莉心想,『今晚再去找那骑车的混蛋算账!』

         “我回去了。”胡黎莉向谢娅打声招呼便独自回新家,今晚她有乐子了。

         ……

         ********************

         ……

         “我乃青丘国的一名偶像,因长得太帅被赶下凡间……”

         湘南一号馆十三栋丙字号房内,胡黎莉一边唱歌一边将防盗门栓好,然后打个响指用法术把窗帘全部拉上。在宿舍里她难得有机会独处,现在终于有个安稳的私人空间,遂决定爽爽地洗个澡。

         “我在人间四处游荡,现在变得跟那人类一样,成了一个流氓~~啊流氓~~”

         胡黎莉脱掉外套丢在辅卧室的床上,唱着小曲跑进装有半透明弹簧门的玻璃浴室。

         “……天灵灵地灵灵,魑魅魍魉快显灵……”

         伴随着悦耳的歌声和轻微的流水声,一条湿漉漉的尾巴“啪”地击打在玻璃隔板上,一厘米厚的玻璃上居然出现了数道裂痕。

         “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快显灵!”

         动听的女音渐渐变成分不清性别的中音,“啪”地一下,又是一条尾巴拍在玻璃墙上,原来的裂缝迅速扩大。

         “嘭~~”整个玻璃隔板突然粉身碎骨,全部倾泻在地板上,浴室里漏出一个蓝白相间,毛茸茸的长有九条尾巴、狮身鹿头的人型妖怪。

         这妖怪保持着双手搓背的姿势呆泄了几秒,无奈哀叹:“你妹啊,人类的东西质量还是这么不靠谱!”

         美好的洗澡兴致被破坏,它也没有继续洗下去,而是用浴巾擦干毛发光着脚进入主卧室。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个看似二十三四岁、着装随意的男青年。

         “哈哈哈哈~~我胡立阳解放啦!”

         这青年面如翡玉,剑眉利须,虎体猿臂,彪腹狼腰,乍看真是一个好男儿。只是其嘴角微倾,目带嘲讽而深藏迷离,将其浑身冠上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痞气。

         男子从酒柜中拿出一瓶红酒,伸长指甲划开瓶口的胶壳,用嘴拔掉软木塞便将瓶嘴往口里塞:“呜呜,就是这味道!”

         “饿了。”胡立阳把自己丢在沙发上,一手拿酒,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揉了揉肚子,“真想吃人。”

         他起身从辅卧的女装中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上随便拨了家餐厅的电话号码:“喂,送一份牛……啥~没时间送外卖?不送外卖还发你妹的传单!”

         他骂完人迅速挂掉电话,并删除联系人,接着打下一家:“喂,送外卖吗……送一份牛排套餐……连这都没有还开你妹的蛋糕店!”

         挂断,再找下一家。

         『丁凤崔记馆?』男子看到手机上的这个名字,有点犹豫要不要打过去。这家店他有印象,他扮胡黎莉的时候被谢娅拉着去白吃过几次午饭,菜品和口味都蛮好的。只是那店老板长得五大三粗,每次他俩去吃饭,老板都会放下手中的事,瞅着他这桌目不转睛,使得他对那厮有些不爽。昨晚的好事也是被他撞破的!

         『算了,咱不能和自己的胃过不去。』胡立阳最终拨打了电话:“崔记馆吗……送份牛排套餐到我们小区十三栋丙字房……呃,七成熟,快点哈!”

         结束通话后,男子便双手枕着脑袋在沙发上瘫成一团看电视,他用双脚扣着遥控器不断换台,同时用法术控制着酒瓶在身边飘来游去,并不时倾斜着倒出一道酒液落入口中。

         『今晚办完事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泡吧!好久没和美女探讨人生了……』

         “叮咚,叮咚……”正当某妖陷入某种幻想不可自拔时,防盗门的门铃响了。

         “谁啊?”胡立阳的嘴里发出胡黎莉的声音。

         “崔记馆送外卖的。”门外有个青年男子在回答。

         『这么快!』他没想到送餐员如此迅速,只好摇身变成胡黎莉的样子,也懒得去辅卧换衣服,只披着一套很不合身的休闲男装就去开门,也不管会不会让人觉得很奇怪。『就这样吧,反正男人看男人我又不吃亏。』

         胡立阳打开房门,见外面果然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人类送餐员,他面容白皙,清秀通雅,身穿浅蓝色衣裤,外套一件黄马褂,神情热情而洋溢。

         “你的牛排套餐,二十块钱。”青年递过一个精美的塑料餐盒,胡立阳顺手去接。

         “噗!”两人手指不小心碰了一下,瞬间指尖接触处传来一股类似电击一样的声音,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你妹啊,道术!』胡立阳看了看微麻的手指,心中一凛,不禁眯着眼查探对面的男子。不过当其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时,赶紧夺过餐盒,然后迅速把门“嘭”地关上。

         “叮咚,叮咚……”他正准备去餐厅吃饭,门铃又响了。

         胡立阳走回去打开房门,发现送餐员依旧站在门口,他不满地问道:“干嘛?”

         “那个……”青年搓了搓手,有些尴尬地说道:“你还没给钱。”

         胡立阳嘴角一抽,『居然忘记给钱了。』不过他口里说道:“你看我像吃白食的人吗?我刚才拿钱去了!”说着顺手从口袋里掏钱。

         摸了两圈,手中空空如也。『你妹啊,钱放卧室里了。』

         “等会儿,刚才你敲门,我没拿钱就来开门了。”胡立阳谎话连篇,也不看无语的青年,风一般跑进辅卧取钱包。

         付了钱后,胡立阳再次“嘭”地关上房门。没想到刚走两步门铃又响起来。

         胡立阳端着饭盒气冲冲地打开防盗门,还是那家伙。他抽抽鼻子,眯着眼道:“你又想干嘛?”

         男子腼腆地笑笑,摸了摸脑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美女,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