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卧虎藏龙
    妖武扬威第二节卧虎藏龙

     送餐员再次敲开丙字号房门,略带腼腆地问胡立阳:“美女,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完全不晓得你在说什么,没别的事我吃饭了。”化身为胡黎莉的妖怪胡立阳作势又要关门。

     “能让我到你家里看看吗?”男子说着就想进门。胡立阳立即拦住他,示意自己并不欢迎他。

     “你家真的有脏东西。”男子见不能进门,只得再次强调,同时从衣服中抓出一把纸灰:“喏,这个本来是我~认识的一个高人做的护身符,只有在靠近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时才会触发变成灰粉。你……巴拉巴拉……”

     胡立阳见送餐员说个没完没了,神色越来越不耐烦,忽然直接揭开饭盒扣在他头上:“你才是脏东西,你全家都不干净!”没理会送餐员目瞪口呆的表情,费力把门栓上。『刚搬新家就撞鬼,早知道我就该看黄历。』

     门外的男子着实修得一副好脾气,他扒拉掉满身的饭菜,又轻拍了两下门,对屋内喊道:“如果你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就打我电话,我名片塞你门缝里了!”

     ……

     ********************

     ……

     胡立阳确认送餐员离开后又变回男性外貌,开着电视在沙发上睡了一觉,等他醒来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他用法术控制着滚在地上的酒瓶飞进垃圾桶,又去辅卧换衣服。『饿死了,去买两桶泡面吃算啦。』

     人类的泡面是个好东西,味道过得去,而且吃起来方便,只需要用控水术从空气中聚集一小碗水,然后用引火术烧开就可以吃面。

     胡立阳伪装成胡黎莉后打开房门,发现门口没有饭菜,只有一张小纸片,看样子那送餐员在离开前还打扫过卫生。

     他锁好门捡起纸片,发现上面写着两排字,第一排是大字,写着“郑怀仁:153********”,第二排则是小字,是“湘南净明连锁加盟店”。翻过一面,名片上边是一座山峰顶着一轮太极圈,下方写有“丁凤崔记馆”五个字。

     “什么乱七八糟的。”胡立阳吐槽一句,随手将纸片丢进电梯旁的垃圾桶中。

     胡立阳乘电梯下楼时发现里面已经有一个男人。这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脚踩圆头皮鞋,上身蓝青色警用长衫,下身藏青色长裤,豹头鹰眼,面如古月生辉,脸似淡金镀容。

     男人也在打量眼前的俏丽女孩:她长发齐肩,媚眼如电,身材妖娆,活力四射。

     男子发现女孩盯了他一会,抽抽鼻子然后看向别处。他阳光一笑,知道现在很多年轻人不喜欢警察:“美女,你是刚搬过来的住户吗?以前没见过你。”

     胡立阳闻言龇了龇牙,每次听到别人喊他美女时都感到无比地蛋疼,他并没有搭话。

     “最近外面很乱,你是准备逛街吗?”见少女不说话,男人继续问道。

     “你烦不烦啊!查户口啊?我去超市买泡面。”他很长时间一直呆在学校里和那些女人宅在一起,最近又每天在为自己的事情忙死忙活,就算要玩也是去酒吧泡妹,哪里会去瞎几把逛街。

     “啊哈哈,不好意思,我这是职业病,遇到生人总喜欢寻根问底。”男子用笑声缓解交流的尴尬,“原来你还没吃晚饭,我也没吃,要不我请你吃宵夜去?”

     最近湘南大学附近不断有人离奇失踪,虽然都是些地痞无赖之类的社会渣子,但由于是在知名大学旁边,所以市公安局责令丁水派出所限期抓捕嫌疑犯。但这回作案的罪犯十分狡诈,就好像长了天眼一般,只要派出所一出动,他就偃旗息鼓,等警察刚离开,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继续为所欲为。

     眼看破案期限越来越近,所里的同事们近两天通宵轮班。这不,昨晚他正租车在附近的一个小区蹲守,却好巧不巧地破获了一起突发的特大金行抢劫案。

     所以今天市局决定打破常例特别让他提前转正。下班后同事们一起为他庆祝,大伙一直喝酒扯话没吃晚饭,刚刚才回到家。

     他稍作休息后准备去吃宵夜,正巧遇到胡立阳,才发现楼里新住了一名女孩子。这在十三栋可是新鲜事,作为老住户,自然就邀请她一起搓一顿。

     “你请我吃东西?”在再三确认有免费的晚饭吃之后,胡立阳勉强跟着年轻警察一起走。

     “我叫项建军,是丁水派出所的刑警,住在顶楼庚字房,小妹妹你呢?”潇洒的男人自我介绍。

     “胡黎莉,大二,丙号房。”胡立阳回答很简练。

     “你这么小就读大二了?”项建军很惊讶,毕竟胡黎莉这个形象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

     “我不小了,只是暂时看起来年纪不大而已。”胡立阳答道,他不停在心里抬杠『咱的真实年龄做你曾曾曾爷爷怕是还嫌大!』

     两人很快就到达湘南一号馆门口。

     “跟我来,我们小区门边有一家餐馆别具风味。”项建军领着胡立阳来到一家名叫“丁凤崔记馆”的夜宵店门口。

     “这不正是我刚才叫外卖的那家饭店么?”胡立阳心想,他向店内瞟了眼,又四处打量一番,没发现那个送外卖的青年。

     夜宵店的老板还是那个大汉,他身材魁梧,容貌雄毅,声音粗犷而沉稳:“帅哥美女想吃些什么?”

     项建军笑笑没有说话,目光看向女孩。胡立阳听到“美女”俩字时龇了龇牙,也不客套,拿过菜单看起来,片刻之后就作出选择:“我要小龙虾,先来十公斤母虾吧!”胡立阳嘀咕『十公斤会不会太少了?好像只够我一个妖当零食吃呢!』

     “哈哈哈,你这小妹妹真幽默!老板,那就先上五斤小龙虾吧。”项建军心情很愉快,脸上露出阳光的笑容,完全没注意到胡立阳那鄙视的眼神。

     『这个人类眼神不好,还很抠门!』胡立阳暗自腹诽。

     项建军哪里知道他成了冤大头,请了客还被认为小气。确实,正常情况下,一个成年男子吃完三斤小龙虾已经很不错了,何况小巧的女孩子,他怎么也不可能料到坐他对面的萌萌女孩其实是个雄性妖怪,胃口大得远超常人。

     很快,一个高瘦的服务员把两大碗龙虾端上桌,胡立阳立即开动起来。只见他手法娴熟地左手抓虾头右手捏虾尾,轻轻一转,虾头虾尾便轻松分离。他一口咬住虾头边沿,吸掉一些黄色的颗粒,然后扔进垃圾盘。

     边上的俊毅刑警看得直皱眉:“咳咳,小妹妹,你怎么这样吃?”

     “难道不是这样吃吗?”胡立阳含糊地反问一句。他将虾尾腹背硬壳轻轻一捏,挑出虾肉扔进嘴里快速咀嚼起来。

     “你怎么不吃?”胡立阳干掉三四只后,发现同桌的警察拿着一只刚扳下来的虾头沉思。

     “这虾子头怎么吃?”项建军似是询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胡立阳听后,暗骂了句『白痴』,继续大快朵颐。

     一大碗小龙虾很快就被胡立阳消灭干净,他用餐巾搓了搓手,然后舔着牙齿虎视警察那碗几乎没动的小龙虾,此时项建军依旧拿着那个虾子头在观察。

     项建军见女孩看着自己,脸上挂着一副垂涎欲滴的神情,身前的大碗早已空空如也,便心生怜爱之情,把自己面前的碗向她推了推。胡立阳马上眉开眼笑,从他碗里抓过一大半小龙虾。

     又过了片刻,胡立阳偷瞄一眼入神的刑警,再扫一把,此时可怜的警察碗里只剩孤零零的一条虾子尾巴。

     终于,项建军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只见他在胡立阳惊疑的目光中一口咬碎虾头,撕下一小块吞进嘴里,紧接着在胡立阳古怪的眼神中对着桌下的垃圾桶大声呕吐起来。

     “呕~呕~”

     胡立阳见刑警吐得一塌糊涂,有些同情地猜道:“你从来没吃过这东西吧?”说着把项建军碗里的最后一条虾尾连皮带肉塞进嘴里。

     “小项经常在我店里吃龙虾。”原来是壮汉老板见有客人在店里吃吐了,忙过来查看情况。

     “你怎么嚼虾子头?”老板神色似乎略有些紧张,他站在项建军一侧指着桌上残余的半只虾头疑惑地问可怜的刑警。

     “你怎么吃虾头?”项建军转而询问旁边的女孩。原来这哥们一直在纠结胡立阳吃虾子的技巧。

     “啊?”胡立阳没弄明白刑警的意思,一时满头雾水。他活了近千年,除了还不会化人前,偶尔饿惨时吃过河虾的头壳,之后再也不喜欢吃那个部位。为此他特意指了指垃圾盘中堆积如山的虾头。

     “可是我明明……”项建军想要陈述自己看到的事实。

     这时旁边的老板焕然大悟:“这女生吃的是母虾头部的虾黄,有些爱虾的人喜欢吃虾黄。”

     老板弄清原委,又招呼来一个精壮的服务员耳语一句,不一会儿那人就端来一大碗小龙虾:“我瞧见你俩一位是老顾客,一位是行家里手,这碗算是我赠送的。”

     老板说完伸手收拾桌上的两只空碗,当他碰到胡立阳用过的那只碗时,手臂忽然战栗了一下,手中的瓷碗顿时掉下。好在胡立阳眼疾手快,挥手接住了下落的空碗。

     “谢谢!”老板从胡立阳手中接过瓷碗,淡定地送进厨房,然后一直坐在收银台注视着这桌貌似情侣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