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朔 妖怪都市
    “啾~~呜哇呜哇呜哇~~”

     响亮的警笛声划破湘南市夜空的宁静。

     在市区主干道上,三辆警车正在飞速追赶着一辆逃逸的黑色小轿车。

     “哈哈哈~”轿车的副驾上,一个健壮的肌肉男在放声大笑,“这些警察反应倒是蛮快的!”

     “大哥,我们快被撵上了,怎么办?”小车后座上一个身材瘦小,脸像猴子一样的猥琐男有些惊慌。

     “闭嘴!”驾驶员是一个脸部棱角分明,异常冷酷的中年男子,“要不是猴子你贪图最后那几撮金项链,我们怎么会被像狗一样追赶!”

     “对不起,大哥。”猴子脸哭丧着道:“我没想到警报才响了不到五分钟,就有这么多警车赶过来。”

     “老大没怪你,以后老二你动作麻利点,少贪小便宜。”副驾的大汉也有些不爽猴子脸的反应,但不得不充当和事佬。

     “哼!”开车的男子没有再说话,他猛的一个急转,轿车以近八十码的速度插进一条羊肠小道,路的宽度仅比车辆多半米左右,后面的警车想跟进巷子,却纷纷卡在入口处。

     轿车冲出小巷,刚转过一个弯,拐角处又有两辆警车发现他们,追了上来。

     “我去,还有!”肌肉男忍不住咒骂一句,而后座的猴子男已经脸色煞白。

     “慌什么!”老大怒斥一句,这种情况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依旧沉稳地驾驶着飞驰的汽车。

     当他们冲上另一条马路,后面已经跟了五辆警车。

     “这里的警察真邪门,个个开车跟疯子一样,我们都加速到一百五十迈了居然没一辆跟丢。”猴子脸瞟了一眼驾驶室的仪表盘,有些害怕地说道。

     “没文化就别不懂装懂。”肌肉男在一旁插嘴:“哪有一百五十迈那么夸张,那是一百五十公里每小时!”

     “闭嘴,你俩再叽叽歪歪给我滚下去!”老大有些恼怒,再次把车转向,往城南方向逃蹿。

     后面的警车勇追不舍,中途又加进一辆警车。七辆汽车一前六后在公路上飞驰,沿途的车辆早已纷纷往两边躲避。

     “嗡~嗡!”三个逃逸者的汽车显然很好,仪表指针即将达到两百,车身却没有一点不适的抖动。后面的警车被渐渐拉远。

     又是一个转弯,黑色轿车再次拐入一条不宽的社区小路。坐在车内的三人只感觉两边的景物飞速倒退。

     三人很快穿过小区,“刺啦”一声,地面划过一条长长的刹车印记,汽车停在了一条几乎没有过往车辆的马路中心。

     “下车转移,过会他们的直升机要来了。”冷酷男下令道,他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而肌肉男先他一步到了地面。

     “吱~~”正在这时,一辆牌号为“湘Q·TX110”的老旧掉漆的出租车从小区内驶出来,停在离逃逸轿车不远处。一个豹头鹰眼的警察从出租车副驾走下,亮出手中的证件喝道:“我是丁水派出所实习刑警项建军,你们被捕了!”

     冷峻男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迅速收回刚刚跨出的左脚,重新发动汽车:“老三,上车!”

     接着他按下车窗,朝出租车方向树起一根中指,然后往窗外吐了口唾沫,待肌肉男刚坐好便急踩油门继续跑路。

     实习刑警项建军没想到对方居然拒捕,慌忙爬上出租车:“司机大哥,你能追上那辆车么?”

     “嘿嘿嘿,这要看我如果超速、闯红灯的话,会不会被罚钱了。”出租车司机是个微微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他一身皮衣,嘴里抽着一根“湘土人情”香烟,不急不慢地说道。

     他俩刚才通过电台广播收听了市警局临时插入的现场直播。

     “出了事我替你兜着!”项建军见罪犯马上就要转过路口消失在视野中,非常急迫地打包票。

     “嘶~”中年司机一口气吸光嘴里的香烟,把烟屁股弹出车窗,呼出一股烟雾:“坐稳了,这湘南市还没有比我刘老六厉害的司机!”

     刘老六话音刚落,出租车就像发情的野狗一样扑了出去。

     匪徒们的原计划被临时打乱,冷酷男只好继续开车往更南边逃跑,伺机转道,由环城公路离开城市躲进大山。

     “滴~滴滴~”正当冷酷男在思考进山后如何出国时,持续的车笛声在后方响起。

     『真是阴沟里翻船!』匪徒老大有火没处发,只能闷声加速,汽车速度达到了每小时一百八十公里。

     “嘿嘿嘿~想溜?”出租车司机见两车到了三倍城市限速值,对方还在加速,面带不屑地用脚把油门踩到底。

     冷酷男本以为可以轻松甩掉出租车,没想到那破车竟然越来越近。

     他被逼无奈只得再次加速,仪表的指针缓慢突破了200大关,滑向血红刺眼的数字220。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出租车居然依旧稳步赶上,渐渐地从左边和黑色轿车平齐。

     “停下,停下!你们拒捕会从重处理!呜~噜噜~”项建军打开出租车车窗大声喊道,车身刮过的疾风吹得他嘴上的肌肉直抖。

     “你疯啦,这么快开什么车窗!”刘老六厉声喝道,忙用左手把刚打开的车窗关上。

     匪首没有理睬实习刑警,一个右转斜刺着冲进一条与原路垂直的公路。

     刘老六似乎早就猜到对方会突然转向,几乎同时操控着出租车甩了个漂移,依旧与黑色轿车齐头并进。

     『果然是有着“妖怪都市”之称的湘南市,这里的人果然很妖孽。』劫匪老大冷漠地瞟了眼旁边的出租车,他知道自己的开车技术是什么水平,因此不得不感慨对方的实力高超。

     见一直甩不掉对方,冷酷男想了片刻,一咬牙,稍稍往左边偏了下方向盘。

     “哐!滋滋~”两车猛得碰在一起,又瞬间朝两边弹开。冷酷男早有准备,他紧握方向盘借助碰撞的偏转动能,将汽车右转进入了一所学校的大门。

     刘老六完全没预料到对方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只得死命稳住方向才没有冲出马路。但此刻出租车由于惯性作用已经远离了学校大门。

     “停~停,我头晕!”项建军被刚才的突发情况吓得心惊肉跳,胃里泛出一股股酸水,此刻他也顾不上什么劫匪了。

     “嘿嘿嘿~和我玩生死时速?”刘老六并没有依言停车,而是继续高速往前开去。他知道湘南大学只有两个出入口,他可以绕道到后门截住黑色轿车,“湘南市还没有比我刘老六厉害的司机!”

     劫匪老大此刻也不好受,他好不容易按计划甩掉一大堆警车,最后居然被一辆破出租逼入大学校园。好在原来踩点时为了不引人注意,在这学校的食堂混过几顿饭,不然今晚开进来还得被堵死在里头。

     冷酷男见反光镜里已经没有出租车的身影,松了口气:“老二,你趴座位上往后看看那出租车还跟着么?”

     “我……我腿软,动不了。”猴子脸此刻已经被现实版的“侠盗飞车”刺激得牙齿打颤,他吞吞吐吐地回答。

     “没用的东西!”冷酷男咒骂一句,稍稍降低车速,回头朝轿车后方望去,而满头冷汗的肌肉男也下意识跟着回头。

     “诶!前面~”猴子脸看到校园小道上似乎有个黑影。

     “啪~~!”等前排两人回头看前方,小轿车已经刮到了黑影,那东西瞬间被撞进了路旁的花坛中。

     “老……老大,你好……好像撞到人了!”猴子脸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咱救人吗?”

     “老二你属老鼠的?咱们是悍匪,劫财杀人再正常不过了,何况咱不是故意的。”副驾的肌肉男毫不在乎,并且对猴子脸循循善诱。

     轿车再次转过一个短弯,湘南大学的后门近在眼前,三个劫匪心里都微微升起逃出升天的欣喜。

     ……

     ********************

     ……

     “我在人间四处游荡,现在变得跟那人类一样,成了一个流氓~~啊流氓~~”

     此刻正是阳春三月(公历四月),胡立阳穿着一条齐膝中裤和一件无袖背心在湘南大学的校园小道上溜达。

     他最近几天感觉自己这个湘南市最帅的男人快要饿疯了!

     好不容易等到宿舍里那三个闹腾个不停的女人睡着了,胡立阳连忙偷偷摸摸地溜出宿舍。这不,他准备去学校外面看看哪里还有零食卖么。

     “好饿啊~我想吃人!”胡立阳摸着咕噜噜作响的肚子苦着脸自言自语,反正和那群女人住一起后,他就从来没吃饱过。

     “天灵灵地灵灵,魑魅魍魉快显灵……”

     “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快显灵……”

     胡立阳继续边走边唱,忽然他似乎听到不知何方隐隐传来汽车发动机超负荷运转的轰鸣声。

     『飙车党?』胡立阳一阵兴奋,『陪他们玩玩!说不定能抓到一个好吃的。』

     想干就干,胡立阳马上兴冲冲地跑到马路中间,趴在地上用一只耳朵贴地,这样容易听清汽车运动的方向。

     『嗯,没多远。』胡立阳确定地想道,『正在靠近这里。』

     “嗡~嗡~~”胡立阳感觉声音越来越大,现在就算站着也能清晰可闻。

     『不会这么巧吧?』他忽然想到某种可能性,急忙迅速反身看向背后,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如猛兽般朝他冲来。

     “你妹啊!学校里面飙车,要死人啊!”胡立阳惊呼着躲向一旁,奈何实在太过仓促,他还是不小心被车身刮了一下,巨大的力量让他飞进了花坛。

     借着腾空飞行的一瞬间,胡立阳极速探查了一遍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在场。『你妹啊,早知道就不自导自演这一出了,这下衣服肯定要弄脏了!』

     他快速起身,发现那辆肇事车伤了他之后并没有减速停下的意思,不禁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

     『撞了妖还想跑?今晚就吃你了!』胡立阳立即像鬼魅一样,纵身划过一条虚影,追上小轿车并钻进车底。

     “铮铮铮~”劫匪们眼看着就要穿出湘南大学的后门,突然感觉轿车的速度莫名其妙地慢了下来,不但如此,车身似乎也离开了地面。

     没错,轿车确实离开了地面,此刻在车的正下方,衣服沾满泥土和草屑,面带怒容的胡立阳正举着它,打量着该扔向何处。

     “轰!”没等车上的劫匪弄明白情况,胡立阳就选好目标,将轿车投掷到大学对面的湘南一号馆大门前的马路上。

     胡立阳扔完车后,嘴里还不断骂骂咧咧:“你妹啊!老子大晚上出门想买两个人肉包子吃,你们也开车撞我,跑那么快赶着投胎啊!”他边骂边变成一头妖怪,往四轮朝天的汽车走去,准备从车中选个好吃的人打打牙祭。

     然而由于马路上发生巨响,街对面的一家还未歇业的饭店内闻声走出一个体格无比雄壮的四十来岁的大汉,他手上端着两笼刚捏好的包子原料。

     大汉遥望了一下翻转在地的汽车,发现里面的三个劫匪只是受伤昏迷而没有生命危险,便放下蒸笼转回店铺里面的厨房,然后关掉砧板旁的收音机,继续忙碌……

     『呼~好险!差点被人类看到本体了。』大学校门内的一个阴暗角落里,胡立阳重新变回人类模样,『哎~回去吃点干脆面算了。』随即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过了片刻,从道路的一端,那辆“湘Q·TX110”出租车快速靠近,稳稳停在车祸现场旁边。

     刘老六坐在驾驶室中有些惊讶地看着黑色轿车底板上的丝丝妖气。

     过了会儿,项建军踉跄着从车上跨下,忍着吐意踉跄着朝小轿车跑去。

     此刻,远处也传来“突突突”的直升机轰鸣声以及警车的尖啸……

     项建军拍拍由于惯性依旧在缓慢转动的车轮:“我是丁水派出所实习刑警项建军,我宣布你们被捕了!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