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豪车泼妇
    三天后,我接到面试电话,先查了路线,想着先去面试,有了工作去借住几天也有个说法,好歹不会让人家太嫌弃,当保安应该有宿舍的,很快就可以从张叔叔家搬出去。

     面试地点有些偏僻,先坐地铁,又转公交,折腾了一个半小时才到站。

     天空乌云密布,雷声轰鸣,像是要下雨了。这地方建设得很好很干净,但肯定是郊区了,人很少,也不像市区那么多高楼大厦,全是独幢别墅,看来是个富人区。我走了半小时,越走越偏,以后自己走错了,直到看到“东海特卫”四个字的大楼才放下心来。

     门卫看了我的身份证后,便让我去了一栋办公楼,里面环境很好,但面试的人得有上百位,这他么根本不缺应聘者啊,为啥要送个大美妞给我,而且还用视频威胁。我四处看了看,根本没看到那女人,这公司全是糙汉子。

     “为什么退伍?”人事倒是个中年短发女人,戴着眼镜,满脸雀斑。

     “被开除了。”这事也没瞒不了。

     “为什么被开?”

     我用手机搜到那条地方媒体的新闻,上面还有一张我拽着村长的衣领在地上拖的照片,不知道他妈谁拍的。我将手机递给女人,“这就是我。”

     “某野战部队?”女人问。

     “是。”我点点头,这部队番号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你对打了村长这件事,后悔吗?”女人的问题很奇怪。

     “我有错,下手重了,但不后悔。”我铿锵有力地回道,至少从此以后,没人敢欺负嫂子了。

     女人点点头,用笔写着什么,看上去对那个坑自己的女人并不知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谢谢你的坦白,回去等消息吧!”

     “要多久才会知道结果?”

     “这只是初试,如果通过了,一周内我们会通知你来参加复试。你已经看到我们这里应聘者很多,所以挑选会很严格。”

     出来后,我越想越不对劲,这家公司一看就很正规,也不缺面试者,为啥那女人要逼自己来这呢?

     我给张叔叔打了电话,要不然今晚又得住旅馆了,但连打了三个对方才接,还不说话。

     “喂,是张叔叔吗?我是高朗,你……还记得我吗?”

     对方依然没说话,这就尴尬了,我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说下去,但在这里举目无亲,还能去哪里?

     “张叔叔,我在东海工作,想来你家看看,不知道方不方便?”我又说。

     “来吧!”

     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来不及想对方的身份,我又问:“地址还是江南苑吗?”

     “是!”女人的声音很冷。

     挂了电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去,这女人可能是张叔叔老婆,我六岁时离开东海,见过张叔叔一次,那时候他刚从警校毕业不久,今年也才四十岁,不会有那么大的女儿。女人的声音这么冷淡,去了恐怕也不会有好脸色吧?

     刚没走出多远,天空中豆大的雨点洒落下来,我只能跑回东海特保,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把伞,这里走到公交站得要半小时。

     雨越小越大,我只能将包背在前面,这时候手机来了信息,卡里多了一千块钱,是老爸打过来的。我看着通知信息有点激动,他还从来没有对我这么好过。

     前面突然响起急促的喇叭声,一辆红色奥迪跑车快速冲过来,我连忙闪躲,奥迪车速太快,方向盘稍微一偏,加上雨天地滑,直接撞到路灯杆上,路灯摇摇晃晃倒向我,躲过后,一声巨响,路灯倒向马路牙上。

     我吓得心跳加速,背着大包躲闪速度慢了不少,差点被撞到了,若是普通路人,此刻恐怕就要打120了,最近是什么狗屎运气。我看了看车里的司机,一个成熟漂亮短发女人摸着额头,然后甩开头发,瞪着我吼道:“你眼瞎了吗?”

     “你别反咬一口啊!”我说。

     仔细打量这女人,年纪也看不出来,应该三十岁左右,棕色微卷短发刚过耳朵,还能隐隐约约看到白皙的脖子,上身白色T恤搭着浅色薄纱披肩,下身穿着黑色长裤,一副干练的模样,可能是豪车的加成,看上去像个优雅的白富美一样,但是骂起人来脾气不行,咬着丰满红润的嘴唇,瞪着我,恨不得把我吃了一样。

     “你没看我要右转上坡啊,你不知道让着点吗?”

     “这么大雨,你不能开慢点吗?”

     “关你屁事!”女人骂完试着打火,车子已经无法启动了,我很佩服这车的安全性,安全气囊都弹开了,她一点都没事。

     “过来!”女人朝我吼道。

     “干嘛?”

     “伞给我。”

     “这么大雨,给你了我咋办?”

     女人提着黑色皮手袋从里面出来,上面有个H标,好像是什么爱马仕,对这些我不懂。她一把夺过我的雨伞,还将我推出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有些慌了,又不能动手打女人,她不会赖上我赔钱吧,别说修车钱,就是电线杆也赔不起的。我在想着要不要马上离开。

     “不说我就报警了。”

     “我说你这个女子,我好心把伞借给你,你就这样对我啊?我之前可干过警察,这是你的责任,报警我也不怕。开着奥迪R8碰路人的瓷,想钱想疯了吧?我也没钱赔给你!”我激动地说,妈的,已经被女人坑了一次,不能再被坑第二次,所以信口开河说自己干过警察,想吓唬对方。

     “以前干过警察?来东海特保面试保安的吧?”女人冷笑道。

     “关你屁事。”我担心手机被淋湿,连忙掏出来装进背包的塑料带里。不想跟女人纠缠,万一真的报警,我可斗不过有钱人,想到这里,转身就走,刚走出不到五米。

     “高朗?”女人说道。

     我惊讶地转过头看着女人手上拿着自己的身份证,这是刚才面试随手插进裤子口袋里的,怎么到女人手上了?身份证跟手机不是放一边口袋啊,不会掉地上,能从我这里偷走身份证,专业小偷?

     “你…丫……小……偷……”我叫道,万万没想到啊。

     女人冷笑一声,甩上车门,将身份证扔到我跟前,转身朝上坡路走去,酒红色高跟鞋嗒得水花四溅,不一会儿娇俏的身影便消失在路边花丛中。我捡起身份证,跑得比兔子还快,哪里顾得上风吹雨打,生怕女人报警来抓自己,刚出来呢!

     麻痹的,什么社会,小偷都开豪车住豪宅了,还反碰瓷路人。

     到了公交站,司机犹豫了下才让我上车。转到地铁站,人山人海,我一副落汤鸡的模样,很多人在看我,便去卫生间换了干衣服,幸好我收拾行李时,有把干净衣服装进所料袋里的习惯。

     江南路离地铁站不远,问路人后,很快就找到了方向,道路两旁都是高大的梧桐树,绿荫繁盛,路上也很整洁,梧桐树叶被暴雨打落一地。这里的房价应该很贵吧,看来张叔叔还蛮有钱,不过他是本地人,有可能父母会留下一套。

     走了二十来分钟,就到了788号,这是一个有些年头的小区。我在门口小摊位前买了三斤苹果,刚想进去,就被保安拦住了,报了张文浩的名字,保安疑惑地问:“你找他干嘛?”

     “我是他侄子,来看看。”

     “侄子?”保安有些疑惑。

     “我打过电话的,你问问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我从保安室里出来,登记了身份证,便让进去了。到了11楼,按了1102的门铃,半天都没人开门。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门打开了,一个用毛巾包着头发,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门前,脸上贴着面膜,穿着贴身的灰色棉质长筒裙,光着脚丫子,身材是让人看了会上头的那种,长相就不知道了。

     “你好,我是高朗。”我尴尬地介绍。

     “换鞋。”女人说完便进去了。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对方的冷漠很让人尴尬,想着这样也不是办法,便壮着胆子走到客厅,这房子不大,两室一厅,装修还挺新,有点小资情调。估计张叔叔不在家,不然怎么也会出来见个面吧。

     我正在想到底是等等,还是现在就离开。女人便从房间里出来了,直接进了卫生间,好像我是空气一样。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电视柜上的结婚照,女人的确很漂亮,像明星一样好看,结婚照总是不真实的。张叔叔倒是没什么印象,不过结婚好像也挺晚,看来他艳福不浅。

     当我准备转身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女人,眼珠子都要吓掉了,这……这不是那天晚上坑害自己的女人吗?难怪声音这么耳熟。

     但我又不敢确认,毕竟这太不可思议了。事情过去快一个月了,那天晚上本来就有点猴急,灯光昏暗,只知道她貌若天仙,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了,想在回忆起来,很不真实,如梦如幻。加上第二天早上惊吓过度,被关了半个月,脑子里一片混乱,长相在脑子里有点模糊了。

     对了,像全智贤,这是一个重要线索,但结婚照的确只是有点像,好看的女人总有些相似处吧,而且结婚照通常都不真实。

     里面响起吹风机的声音,不一会儿便听到卫生间门锁拧动的声音,我看着慢慢打开的门,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