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QDOAE"><font id="RWZATJQPXM"><ol id="P3dwn2Tp"><small id="WpvgnGxNct"><track id="916732"></track></small></ol></font></cite><rp id="brdxfpz"></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赵导演的规劝
        “来,预祝我们此次节目旗开得胜!”

         “好,就借用清雅的那句‘海到无边天作案,山登绝顶我为峰’,祝我们节目收视长虹!”

         “如此,我们饮胜!”

         “干了,干了!”

         ……

         要知道此次的《华国古典诗词大会》可不仅仅是只录制一期就结束的,既然是国家想要弘扬古典文学传统,自是免不了大肆宣传及后续的节目录制。

         “来,聂宝良、陈晨、韩清雅,好久都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了,简直就是诗仙转世啊,来来,我们走一个!”张宏似是很兴奋,竟然站起身来,向着韩清雅三人邀酒。

         “不敢,不敢,我们只是运气好点而已。”看到张宏如此姿态,聂宝良率先站了起来,连道不敢。

         “就是,就是,要是没有此次的诗词大会,也没有我们的用武之地啊,张策您客气了。”韩清雅毕竟活了两世,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张,张策客气。”倒是陈晨毕竟年轻,结巴着说道。

         “哎,我说你们不用这么紧张,这里也就我们六个人,随意些就是,老张!你看你把他们吓的,快坐下!”看到如此情形,王卿开口舒缓着气氛。

         “我说,老张,坐下坐下,你这个样子还做的长辈。”赵导演也是出声衬喝着。

         “嘿嘿,好,好,是我的不对,激动了,激动了,嗳,你们快坐,快坐。”张宏听到二人的话语也是反应了过来,毕竟韩清雅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他们这些电视里的“明星”,自然不能太过客气,要知道,如果他这么客气,反倒会使韩清雅三人不安。

         “来,我说,你们也都不要站着了,快坐,快坐!”那赵导演看到张宏的反应,连忙摆手,“说句实在话,我们也就和你们父母差不多年纪,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人物,大家都放松些就是。”在场的除了聂宝良之外,韩清雅与陈晨皆是十六七岁年纪,自然当得赵导演这么说。

         “我说你们三人,将来都有什么打算啊?”看着场面又恢复了原态,王卿开口询问道,“陈晨,你是本次大赛的第三名,你先说!”然后又看向了年纪最小的陈晨。

         “我,我打算好好上完高中,然后报考水木清华,继续学习。”看着众人都看着自己,陈晨壮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要知道他陈晨虽然只是第三名,可水木、京师两所国内顶尖大学依旧对其开足了价码。

         “嗯,规划的还不错,有着你现在的古文功底,即使是将来到了水木大学,依旧可以如鱼得水啊。”王卿笑了笑,“你呢聂宝良,你现在可不小了。”王卿的语调让人生不起丝毫反感。

         “是啊,我年纪也不小了,本来就是个爱好文学的教书匠罢了,即使是得到了此处诗词大会的亚军,以后依旧还是要回去教书的,只是回去也许就是多了些名气,外出代课能多赚些吧。”聂宝良闻言一愣,随后感叹着,毕竟他也不算年轻了,能多赚些钱才是正理。

         “我看小聂不止是多些名气,回去以后恐怕也要升些职称吧!”赵导演笑着说道。

         “是啊,到时候,恐怕小聂就要成为华国最年轻的特级教师了吧。”张宏也是调笑着,“到时候我家宝贝要是需要家教了,小聂开价可不要太高才好!”

         “抬举了,抬举了,我也就是比较喜欢华国古典文化而已,张策要是需要,只要一个电话,我绝对自费来京城教咱家小子,只是张策不要觉得我是误人子弟才好。”聂宝良也是满脸轻松的说着,毕竟有了此次经历,回去的职称是一定会有些变化的,国情如此嘛。

         “你呢,清雅,据我所知你现在可是高三了吧,是不是有兴趣娱乐圈啊,看你微博可是发布了好几首经典词曲啊。”王卿又看向了韩清雅,在场这三位参赛者,也就这个小女生最令人看不透了。

         “我啊,我也没什么规划啊,毕业高考上学,偶尔写写诗词,出出唱片就好了吧,毕竟我也是没什么太大的追求。”韩清雅微微一下,敷衍的说着,搞笑,当然不能说她可是要成为天皇巨星的女人啦,那也太过惊世骇俗了。

         “韩清雅是吧,我托大喊你声小韩,我可是听说孙启斌可是要买你歌曲的,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啊。”韩清雅话音刚落,那赵导演便笑眯眯的问着她。

         “哎呀,其实我也是想卖掉的,可是那首《青花瓷》却是我的处女座,所以我考虑的半天,还是打算自己留着做些纪念吧。”不知为何,看到这赵导演的表情,韩清雅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反感。

         “那那首《海阔天空》呢,据我所知,那首歌也是你的原创吧。”赵导演继续追问着。

         “那首歌是我送给我朋友的啊,没办法的啊,以后要是再出新歌的话再说吧。”韩清雅委婉的拒绝着。

         “是这样的,韩清雅小姐,孙启斌是我的好友,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能够把这两首歌卖个他,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这也是为了你好,你想一下,以孙启斌的名气来说,如果他唱了你写的歌,恐怕也会对你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吧。”赵导演好心规劝着。

         “嗯,我再想想吧,想好了会给你一个回复的。”毕竟这赵导演是国视节目导演,还不是韩清雅现在能够得罪得起的,所以韩清雅倒也没有立即拒绝。

         “嗯,希……”

         “好了,好了,老赵,干嘛呀!人家小姑娘不想卖歌,你还要逼着人家不成嘛!”张宏看出来些许不对,连忙插话,“再说了,就以韩清雅的才华,以后还能少的了好的创作嘛,到时候再说就是!”

         “来来,提这些干什么,喝酒喝酒,王卿也在一旁化解着。这赵导演哪里会与孙启斌是好朋友,人家是多大的角色,怎么会认识他,倒是孙启斌的经纪人也是国视走出的才是真的。

         “来来来,喝酒。”

         “干了。”

         “干了!”

         ……